中新網北京7月22日電英國首位華人市長、英女王大倫敦代表副官陳德樑近日撰文,就香港政制發展提出意見。他說,應該要理性的保持對話,暴力、鬥爭、謾罵,無論在家中、在工作崗位、在社會、在國家之間,都不能真正解決分歧。聰明的香港人,是時候考慮如何明智地行出下一步了。
  陳德樑先生文章內容如下:
  香港,你有東方之珠的美譽,你目睹了獅子山下多少代人的努力耕耘。17年前,在“一國兩制”的政策下,你成功脫離了百多年的殖民地管治,回歸中國。作為一個離開了你多年,但仍然牽掛你的香港公民,我近年來在思念中,好像常常多了一份失落和失望的感覺。這是為什麼呢?是不是因為太多具爭議性的、甚至負面的、是非顛倒的、歪理的、破壞性的事件頻頻在你那裡發生,每天都透過互聯網絡衝著我撲面而來,引起我無限的牽掛、感慨和嘆息?我常常問,香港,你何時才能回覆你昔日的燦爛光芒和積極進取的那份幹勁呢?
  我離開香港在外國定居已經很多年了,根據各方的報導,我相信香港目前混雜的政治亂象,有理講不清的社會環境,可能決定於兩個主要的基本因素。要是有更多人能明白這兩個因素,可能他們會理性的去考慮他們面臨的爭議,作出一個明確的抉擇。
  第一,很多香港人可能對17年前香港主權由英國回歸中國所帶來的管治安排,還沒有好好地去瞭解和理解,似乎對香港主權回歸這一重大歷史事實有意忽視、或無意忘記了;第二,基於這個集體的遺忘或透過某些為一己私利而故意誤導者的興風作浪,結果造成很多香港人的誤解,甚至覺得有身份危機,特別是八零甚至九零年後出生的年輕人,對他們目前和將來的地位和身份有所疑慮。
  我希望透過事實和我個人對香港回歸的認識,解讀這兩個因素,好讓那些要爭取不切實際的所謂“民主自由”訴求的人,瞭解到達到共識才是共同邁進更好明天的正路。
  首先,香港人應該尊重歷史,因為已經發生過的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如同中央政府需要尊重香港多年來的被殖民歷史所形成的制度和習慣一樣,香港人需要尊重的是,1997年香港回歸,就是真實的歷史,而回歸是建立在一個國際公認的“中英聯合聲明”上,也是一份歷史性的文件。近日,香港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就香港政治近況開腔,他是個聰明的政治家,但17年過去了,他可能也忘記了“中英聯合聲明”的第一章第一節就很清楚地指出,中英兩國同意把香港的主權(Sovereignty)回歸中國。各位香港朋友,你們應該很明白根據國際法“主權”這兩個字的定義。簡單來說,當香港主權屬於英國的時候,香港的管治就由英國政府說了算,彭督就職時,不是也是要宣誓盡忠英廷嗎?那個時候的香港公民有公提公投的民主嗎?現在香港有些所謂政客大聲疾呼的要求國際輿論來監督香港的政制發展,其實是一種謬論。香港的主權既然屬於中國,怎麼可能容忍一些其他國家來指手畫腳呢?當香港經歷百多年的殖民地管治制度時,歷任美國總統要求過英國政府還政於民嗎?要香港特首,每一個香港市民,包括從事司法工作的人,愛國愛港難道就錯了嗎?英國,我定居很久的國家,也有反對君主憲制的政黨和公民,甚至有獨立黨、共產黨,這是民主國家的特征。但是有沒有像香港一樣,整天將中國在香港的代表辦事處(中聯辦)當作造反和攻擊的目標。反對中國擁有香港主權的人,有沒有考慮到你們是反對“中英聯合聲明”最基本的原則,你們是在否定這個國際認同的歷史現實呢。
  這個一國的宗旨和大前提本應該是很明白和容易瞭解的。“中英聯合聲明”的另外一個部分,就是既有“一國”,也有“兩制”。香港在回歸後成為中國一個特別行政區,在“基本法”的框架下,作為主權國的中國,同意由1997年7月1日開始,在未來的50年,保障香港可以繼續享受回歸前的經濟、民生、文化制度,這也是“中英聯合聲明”中,一份十分重要的附件。就這一點,我願意把我的理解和各位香港朋友分享。首先,中國作為管轄香港的主權國,它的最高立法機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委會,是有權釋法和按需要修改“基本法”內條文的,包括考慮香港提出要修改的條款。就像當香港是英國殖民地時,英國國會也享有同樣的權利。但是現在香港某些政客堅決反對中國行使主權國應有的權利,那麼“基本法”還有地位嗎?某些人士要挑戰中國主權,用他們認為可以“迫使”中國修改“基本法”有關提名和選舉特首的方案,還堂而皇之的說他提出的特首提名選舉方案,是合乎國際水準的。我要反問一句,在這個世界上,除了香港和澳門,還有其它“一國兩制”的政治體系嗎?既然特別行政區是一個獨一無二的構思,為什麼要以圓形的塊狀放進方形的空格內呢?香港一不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二不是政黨活動成熟的社會,三香港是守“基本法”框架管治的一個特別行政區,提出公民提名,根本就沒有任何法理和現實的依據,只不過是一個幻想。
  我的第二個看法就是當基本法委員會在20多年前起草有關選舉特首的這個環節時,本來就已經為如何保持香港特別行政區持續性發展,有了很詳細考慮,所以才決定把四個特首提名界別列入“基本法”。這四個界別有權提名的人數,也不是一成不變,已經有所增加。我相信經過廣泛的咨詢後,特區政府一定會把積極和合理的修改向中央提議,以達到普選的目的。
  特別行政區的管治體制,是建立在一個世界共識的“基本法”框架上的。行政長官的推選和委任,也是在“基本法”的四個界別的範疇產生的。為什麼在17年後的今天,還會發生這麼多有關普選的爭論呢?我個人認為問題和爭論是由於香港社會有些個人、社團或政黨,有意或無意地忘記了“基本法”之所以清楚列出四個提名界別架構,目的是為了保持香港有利的經濟和貿易地位。
  “一國兩制”的構想,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管治體制,又如何可以與其他政治選舉體制來比較或一律看齊呢?
  香港作為特別行政區是一個不能更改的事實,在過去17年行政立法制度不成熟,也是有目共睹的事實,增加公民提名界別的提議,既沒有法律依據,也忽視了“一國兩制”基本的精神。至於有些人認為被提名的特首不一定要愛國愛港那就更可笑了,世界上有哪一個政治體制會選出一個對國家不效忠的管治者嗎?
  英國前首相丘吉爾一句至理名言是“Jaw jaw is better than War War”(即喋喋不休總比兵戎相見好得多),香港目前的政制發展情況,也應該要理性的保持對話,暴力、鬥爭、謾罵,無論在家中、在工作崗位、在社會、在國家之間,都不能真正解決分歧。聰明的香港人,是時候考慮如何明智地行出下一步了。
  陳德樑,曾任英國倫敦紅橋區議會議員12年,擔任多個內閣成員職位,2009年成為全英第一位華人市長。(完)  (原標題:英首位華人市長談香港政制發展:應理性保持對話)
創作者介紹

dragon

ea10eaapx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